命运的倒影

让自己安静下来,变成对命运的宽宥,对生活不再苛责。

作者/苏更生

诺顿,你好呀。在短暂的躁动和不安后,日子又回到了平常,气温从回暖又降到零下,走出门的时候,虽然太阳晒得正亮,但是冷风依然冻人。这个冬天好长啊,丝毫没有过去的迹象,寒冷让人懒洋洋的,没有力气想要走出门去。

在最近的时间里,我开始尝试少睡觉,把作息调整到正常的时间,早起早睡,体验我很少有过的健康生活。不过事情总是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,清晨6点,天光未暗,我让自己喝下大杯咖啡保持清醒,发现自己无事可做,只能坐在起居室里看电视。我从未想过我的健康生活是以无聊开始的,或许这只是个开头,我的身体和头脑还没有适应早起的生活,依旧在清晨休息。

其实多数时候,在冬天人们都无事可做,这是一年最后的日子,人们就像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跨过去,一切都到了尾声,无需再多挣扎,安安静静等待新年即可。这一年,你过得好吗?我好像不止一次这样问,可是人们怎么能分辨过往岁月的好坏呢?愉快的和沮丧的都转瞬即逝,即便开心和低落个两三天,日子也过去了,当时天崩地裂的情绪似乎没有任何存在过的迹象,那生活到底是好是坏呢?诺顿先生,说实话,我没有答案。我已经很少用好不好来形容自己的生活了。

好坏都只是单一的维度,而没有任何人可以在单一的维度里生活,我们总是做好这件事,又做砸了另外一件事,为了这个人开心,又为了那个人伤心。没有一帆风顺,也没有灾难连连。有时候我想,这种日常才最接近真实,人们大声叫嚷的好运和厄运,或许都是自我暗示,事情的局面早已暗中定好,哪里有什么最后关头翻盘或覆水,诺顿先生,我曾经以为,只要足够迫切,人们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。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,错得厉害,我们得到的,是我们能够得到的,我们失去的,或者是本就不在意的东西。事情早已写好开头和结尾,人们只是在其中自导自演,给生活加戏。

如果能看明白这件事,那么日常的琐碎就不那么让我烦恼。我只是把眼光稍微放得长远些,就发现日光之下并无新事,但这一切并不会让我沮丧,诺顿先生,因为我是第一次来到世界,对我来说,事事都是新事,我只需要习得智慧,学会处理。生活给过我很多教训,我也借机学到了智慧,不再急吼吼地要一个答案,不再迫切地想要得到不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,命运给我的,我接受,不给的,那我就不要。

这样让我觉得很好。有时候我会反省自己的冷漠,对自我,对生活,永远像隔着玻璃,不够热切,这种冷漠来自对自我的毫无怜悯,人们容易怜悯他人,却很难原谅自己,我也是这样。总觉得所有的失败和缺陷,都是因为自己犯错。其实不是的,自我如此渺小和微不足道,在命运中实在出不上力。唯一能做的,就是让灵魂停止

躁动,让自己安静下来,变成对命运的宽宥,对生活不再苛责。只是这些看上去是如此冷漠,连对自己都毫无同情。

诺顿先生,我知道这一切并不是这样。正是因为觉得可以原谅,才会珍惜起镜子里这个再普通不过的人来,普通,渺小又微弱,可是对我来说,是仅有一次的生命,不应滥用在起伏的命运里,而是渴望接近更永恒的东西。

我依然安静地等待生活给我回答,并且没有放弃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以为自己将快乐和希望摒除在人生之外,可是不是这样的,诺顿先生,很少有人真的放弃希望,即便处境多么艰难,人都需要希望才能活下去。

为此我们编造了无数的理由,无数的假象,无数的借口,有些看起来可笑极了,有些甚至一吹就破,但是我们就是这样的人类呀,为了活下去不顾一切的动物。人生来如此,不应该被嘲笑,不应该被剥夺最后的幻想。

有时候我想,我也活在某种幻觉里,生活经不起推敲,更架不住拷问,摇摇欲坠,即将崩塌,可是就是因为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渴望,人们就能再次睁开眼面对千疮百孔的世界,告诉自己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此刻我不再对我自己说这句话了,我们说过,好坏只是单一的标准,生活一如既往,不好不坏,但是我们还是会活下来。这一切,算得上很美好,也算得上浪漫。

因为我相信,我不是世界上随机存在的某个人,而是这个人,我所看到和经历的一切,并不是我眼中的倒影,而是真实存在的,存在过的事实。我们的生命是无法被抹去和掩盖的事实,而没什么能改变这一点。

想到这里,我就觉得开心。

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

苏更生

来源:一个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20th, 2019 at 02:39 pm
Reward this article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