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生长了“恋爱脑”该怎么办?

我室友是个能力很不错的女生,长得也非常亮眼,但就是在恋爱里经常一秒变智障,一切以恋爱为大,有时候我还蛮无语的,女生长了恋爱脑该怎么办?

提到“恋爱脑”,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艾米丽·勃朗特《呼啸山庄》中的一段:“在我的生活中,他是我最强的思念。如果别的一切都毁灭了,而他还留下来,我就能继续活下去;如果别的一切都留下来,而他却给消灭了,这个世界对于我就将成为一个极陌生的地方。我不会像是它的一部分。”

所谓恋爱脑,就是这样爱情至上,一旦恋爱就把所有精力、时间和心思全部用到爱情上的心态吧。

女生长了“恋爱脑”,不需要怎么办的,长大了多半就好了。

不是开玩笑,不是倚老卖老,是真的觉得一门心思扑在恋爱上这种事情,大体上是年轻女孩才能做得到的。

因为年轻,才不需要承担现实的重重压力,才可以全身心投入恋爱。

我也年轻过,我还记得年轻时,当然也有着种种的不如意:数学考试无论如何也拿不到好成绩、和好朋友吵架渐行渐远、爸妈永远不理解我,永远在按照他们的想法塑造我……那些都是曾经真实存在过的、让我痛苦的事情。

但相对于真正长大之后面对的,那些实在算不了什么。

长大后的生活变成了什么模样呢?

被领导一句话就留下来独自加班到晚上10点多;点外卖的时候要比较好几家APP,选择最便宜的那家;收到了房东要涨房租的信息,一边提醒自己要查房源资料一边加紧干活;想着务必要赶上地铁末班车否则就要多掏几十块钱打车……

每一桩每一件都是说不上来的小事情,但它们堆积在一起,一刀刀刺痛着自己,提醒着自己:伴随成长,世界变大了,也变得无情了、琐碎了,个人生活与金钱、权势和人脉,发生越来越多无法割裂的关系。

曾经代替我们面对这一切的,是我们的父母,而长大,意味着这层屏障彻底失效了。而爱人也没有办法为我们抵挡这一切,他们和我们一样,在这样庸常的生活中煎熬着、努力着。

回想起学生时代,为了某个人一句话就哭一晚上的自己,觉得恍若隔世,觉得奢侈到难以置信。哭有什么用呢?如果真的有用,我愿大哭一场,请老天赐给我一个随叫随到、能够做出100分PPT的爱人,阿门。

女生的“恋爱脑”如果长大了还没好的话,多谈几次恋爱,多吃几次苦就好了。

可能是悲观主义,但绝不是幸灾乐祸,是真的觉得对大多数女性来说,或迟或早都会在爱情中收获失望和伤害。

并不是说爱情都是虚假的,世界上有很多真实的爱情,它们发生的时候都是真的,但让人悲伤的是,它们改变的时候、消失的时候,也是真的。

我常常觉得男人是非常奇怪的动物,他们在爱的时候非常有攻击性,不管不顾地追求、争取、得到,他们的爱不由分说、铺天盖地、无法抵抗,但往往,他们在不爱的时候有着等量的绝情。

可能是生理因素造成的吧,自然界的雄性动物倾向于尽可能多地散播自己的基因,体现在人类的爱情上,很多男性都无法对抗自己的本能。诚如张爱玲所写,“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‘窗前明月光’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。”一旦有机会,他们都会产生不可逆的变化。

即使没有选择出轨,爱情也总会在生活中变得不那么一样了。很多时候,相濡以沫是个悲伤的词语,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意味着爱情最初的燃烧之后,双方仍然没有更好的选择,也不贪求更好的选择,只是携手平静地面对生活本身,相依为命,同时,谁也不敢确信对方内心都是否有着相忘于江湖的奢望。

这种爱情中的男女,一方面享受着天长地久的陪伴,另一方面也难以挥去内心的疑虑,这样的爱情,是可能走向无疾而终的。

经历过几次背叛或是失望的人,并不意味着不会再爱,还是会再爱的,但爱得势必没有那么忘我了,把一颗心挖出来,热气腾腾地捧到对方面前,希望对方笑纳、善待,这样的心情,是一去就不会再回来的。

悲伤,但是现实,这是一条很多人都会走的路。

一生都能“恋爱脑”的女生,其实是很强大的,她们从某种意义上跳出了庸俗的人生,一辈子都愿意相信奇迹、相信命运、相信他人、相信爱的美好。

对她们来说,爱情只有燃烧一种形态,燃烧是特别痛快的事情,所谓痛快,不痛不快,在期待被爱、被善待的同时,她们其实也期待着被伤害,在她们看来,一段爱情如果没有过被伤害的痛苦,似乎就不够分量。“我干杯,你随意”,感情世界是她们一生的赌场,每次都要All in。

她们拥有的是一种明白了人世无常之后,仍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倔强。

其他的女人、像我这样的普通女人,会在一次又一次失望和伤害中成长、成熟,变得锱铢必较,变得步步为营,变得心硬如铁,会在任何时候都不敢彻底忘情,变得会运用SWOT来进行情感决策。我们会分析自己和对方的S (strengths优势)、W (weaknesses劣势),展望O (opportunities机会),同时警惕T (threats威胁),从而选择“能够做的”和“可能做的”,并在计算得出“打不过”的结论后撒腿就跑。

我们拥有的是一种明白了人世无常之后,浅尝辄止的理性。

前者过瘾,后者保命,很难说哪一种才是正确答案,面对人生,正确也没有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明确自己究竟想要体验什么,一旦选择就要承担后果,仅此而已。

但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,拥有“恋爱脑”的女生,一定不能以爱情作为逃避人生的方式,不能不对自己负责,不能将生活的主动权全盘交给他人,不能将一生都寄托在他人的肯定之上,否则只会导向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那样的命运。

可以赌,但要输得起。

我早已经不是“恋爱脑”的女生了,我曾经是,所以我永远不会嘲笑那样的人,我希望她们拥有我不曾拥有过的好运气。

只是如果没有好运,一旦对方消失,“恋爱脑”的女生也要可以原地重建,能够从废墟中拼凑出完整的自我,愈合、成长,并再次含笑迎接下一次爱情。

老日剧《倒数第二次恋爱》里有一段很棒的台词:“所谓人生,就是去和自己的未来恋爱。爱上自己的未来,一定能有乐趣地生活。如果未来爱上一个人,也不要想着那是人生最后一次恋爱。那应该是倒数第二次的恋爱。”

要学会这样的爱人,这样的爱自己,加油啊!

来源:ONE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18th, 2019 at 07:40 pm
Reward this article

One comment

  1. 响石潭

    这样才最简单,最可爱,最朴素

Leave a Comment